企业文化

逃犯许智?凌辱大众知己

发布日期:2021-05-15 20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傅健慈 全国港澳研讨会会员 香港法学交换基金会副主席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学

逃犯许智?曾就西湾河开枪警员和深水?撞断?女脚之的士司机提出私家检控,但律政司参与并撤销检控。许智?"着草"前入禀高院申请司法覆核,请求颠覆律政司的决议。律政司指许误导法庭及弃保潜逃,亦非申请是次司法覆核的恰当人选,故以为法庭不应让许滥用法庭程序及挥霍公帑。高院法官在5月7日颁下判词驳回许智?的申请。然而许智?却谦虚谨慎,轻蔑法庭,妄指裁决"凸显轨制的荒诞、法官的腐化"云云,践踏香港的法治精神。

提出司法覆核的三个重要理由是:(a) 不正当;(b) 分歧理;及 (c) 程序不当。假如申请人在申请所波及的事宜中没有足够权益,法院不会批予司法覆核申请的许可。提起诉讼的资历属于管辖权的问题,须要考虑全部个案的法律跟事实背景。除了案情外,法院亦可能斟酌以下因素:保护法治的重要性、所提出的争议的主要性、事件中有否存在更大权利的其余质疑者,以及被质疑违背了的法律义务的性质。

法官李运腾谢绝许智?的司法覆核许可申请,许智?亦输讼费。法官怒斥许的"潜逃行动",显示他并不尊敬司法尊严,指他抉择逃离本港司法管辖范畴,但又于本港提司法覆核,如法庭同意其申请,属有违公家知己及侵害司法名誉。

判词指出,有材料显示许智?在申请离港允许时,向法庭递交误导信息,故有公道关连地信任许有打算地离港后不回港,又在申请本案前已有盘算逃离本港司法管辖区。而且许弃保叛逃及误导法庭宽免许"不得离港"的保释前提一事,已足以形成"刑事鄙弃法庭"。

法官考虑到许自认在两案没有任何私人好处,而且律政司撤销检控亦因两案没有足够证据,而拒绝批出本案的司法覆核申请,亦不会妨碍有关两案的民事索偿,故拒绝许的申请许可,这是合宪合法、通情达理。

半信半疑,许智?是有本国权势撑腰,他是有组织、有规划地潜逃分开香港,回避法律应有的制裁。在败诉后,他毁谤法庭,蹂躏香港的法治精力。他走得一时,并不表现能够避得一世,"公义"是不会缺席,许智?早晚要找数的,一定受到法律处分。

许智?贪得无厌,终于露出"狐狸尾巴"了,又指将与律师团队磋商上诉与否,亦要盘算众筹余款是否足够,及款项是否用得其所等。事实上,许智?在"着草"时已经卷走众筹所得的款项,基本是中饱私囊,并不向大众如实交代,当初又想借众筹"掠水自肥",及养肥其律师团队本人友。劝告宽大市民跟生死与共的逃犯许智?"割席",不要直接或间接赞助被香港国安法通缉的逃犯,否则可能冲撞香港国安法的第21、23、30条,惹上官非。

起源:文汇报

轩昂照明器材厂坐落在有“中国灯饰之都”美称的广东省中山市古镇,是一家集研发,生产,销售及工程安装为一体的户外照明产品的制造厂家。